接著,終於到了正式開拍的11月中旬。嵐的活動,也是巡迴演唱會開始的時期。在演唱會的記者會上,相葉出演日劇的話題也被熱烈討論著。而幾乎每週末都有地方公演,並且一邊也進行著常規番組的錄製,幾乎是沒什麼時間的狀態下,還得跟劇本奮戰,這樣辛苦的日子,還得再持續好一陣子吧。劇中的角色是個非常有能力的人,讓人很容易想像他嚴肅銳利的一面,但我們在現場所看到的相葉,卻有著非常沉穩且溫暖的表情,看起來他非常享受揣摩如何演繹波多野卓巳這個人的感覺。

 ──正式開拍之後,卓巳醫師這個角色終於正式登場了呢。

 「是啊,你問我現在的心情嗎()?心情上是沒什麼變化,該怎麼說?基本上並沒什麼特別的準備。」

 ──總覺得……

 「有那樣的感覺嗎?()

 ──本來以為因為很融入角色,而會有比較嚴肅的表情,但好像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。

 「恩,畢竟是先進醫療,所以可以學到很多知識,這部分我覺得很愉快,所以不太像是那種為了什麼而特別準備的感覺。」

 ──拍攝也順利進行中嗎?

 「比如手術的觀看,或是心臟按摩等場景,都已經拍好了。再過不久,很厲害的醫院攝影棚就快要搭好了喔!除了回憶的場景之外,幾乎都是在那個攝影棚拍攝的,這樣的連續劇也是史無前例的,搭建了這個攝影棚就是希望能物盡其用……聽說真的非常厲害喔!」

 ──實際拍了手術過程的觀看,覺得怎麼樣呢?

 「那是緊急手術的場景,真的是超乎想像呢。因為花了很多時間,非常仔細地拍攝,所以很辛苦呢。因為那並非一下子就可以拍好的,所以必須長時間維持非常高度的集中力,這點果然還是……雖然說辛苦也不是很恰當就是了。」

 ──你也實際操作了心臟按摩嗎?

 「還滿費力的呢。一開始是先受過專業的指導,真的是『這樣用力真的可以嗎?』的程度。我就有問說『實際上搞不好會骨折吧?』指導員就說『啊,有時候的確會骨折。』所以的確是需要費這麼大的力氣去做的。而且最主要還是必須要讓心動恢復跳動,總之是個非常緊迫的場景。」

 ──也很耗體力吧?

 「是啊,而且也不只是體力而已,醫生真的是一個不僅需要體力,也很耗精神,總之需要各種『力量』的職業。」

 ──那麼對於卓巳醫師這個角色,是否正在逐漸掌握中呢?

 「是啊,之前想像過的問診場景,還有聽診器的使用,今天都拍過了。會議的話是還沒拍,不過面對病患的部分已經拍好了。感覺一點一點地正在達成中。」

 ──已經有拍攝對病患進行聽診的場景了嗎?

 「有的。」

 ──這樣的場景,最能表現出卓巳醫師的個人特色吧?

「是的,像這種場景,不是一開始就要把聽診器往病患身上貼嗎?右手拿著聽診器,左手則是支撐著病患的背部,這樣的動作就很像卓巳醫師會做的事。然後聽診器如果放錯位置的話,就沒有任何意義了,所以都會請專業的醫生幫我看過,雖然醫生是都說沒問題啦。還有,卓巳醫師的特色,就是在把聽診器放到病人身上之前,會先用手把聽診器暖過,我嘗試在這些小地方,加入了一點溫柔的一面。」

 ──恩恩,從一點點小地方或小動作,其實就可以看出那個人的個性或特色呢。

 「是啊,盡量站在病患的立場,這就是卓巳醫師的特色,這部分我是有意識地在表現的。還有就是能看著對方的眼睛說的時候,就盡量看著對方的眼睛好好地說,不過有時候也是會碰到那種必須說出很殘酷的病名的時候,總之就是會遇到各式各樣的狀況。所以就是凡事都盡量做到最好。像是如何選擇說話方式也是,總之卓巳就是在各種方面都盡量做到最好。」

 ──對於卓巳這個形象的理解,也比之前深入很多呢。

 「我真的覺得醫師真的是每天都非常辛苦呢。畢竟是被病患依賴著啊。」

 ──所謂的最後的堡壘嘛。

 「也不是只有在『Last Hope』劇中才是這樣,不管是哪家醫院的醫師都是這樣的吧,如果自己在精神面不堅強一點,很容易受影響吧。」

 ──因為聽了病人的苦惱或陰暗面,就很容易陷入沉重的情緒裡……

 「對對對,所以關於這一點……雖然卓巳是盡量站在病人的立場,但我想在這些負面能量的部分,卓巳不管是接收或是放掉,都能收放自如。所以我覺得這跟所謂的溫柔可能不太一樣,並不是因為他溫柔所以才這樣做,而是因為那是他的工作。或許,不是單純的只有溫柔吧。」

 ──所以也是有嚴肅的一面吧。

 「恩,是啊。不過……說是最先進的醫療技術嘛,所以像是最近很受矚目的iPS細胞,第4話也有談到,再生醫療之類的。能學到這些知識,我也純粹地感到很高興。除此之外,懸疑的要素也是很豐富的。」

 ──那關於這個部分,你覺得怎麼樣呢?從第1話開拍以來,一邊又繼續研讀劇本的同時,有沒有那種「啊!原來是這樣!」的展開?

 「第5話真的是不得了喔!我是說故事的展開。第5話的進行手法,又跟之前不太一樣了。那是在講急診的故事,非常的緊湊。現在就開始擔心,這樣真的拍得完嗎()。總之第5話真的是很不得了。大概下禮拜,醫院的攝影棚就會搭建好了,所以將會開始一口氣拍攝很多場景,一想到就覺得會肚子痛啊(苦笑)。」

 ──明明是醫師的角色啊……

 「醫生就只好說『我肚子痛,真的很抱歉』……()

 ──()演唱會採訪的那天,翔君說「大家一起吃飯的時候,相葉君就開始說起了最先進醫療的話題。」

 「我有說喔?有嗎?」

 ──肯定是因為腦袋裡塞滿了各種醫療相關資訊吧。

 「那是因為大家一起吃飯的時候有聊到連續劇的話題,所以我只是把在劇本上讀過的知識原原本本的講出來而已啦。」

 ──翔君的「神的病歷簿」續集也確定要拍了,所以團員裡面有兩個醫生喔!

 「真的,比如說會聊到『那個療法怎樣怎樣』的,欸,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團體啊?()

 ──前陣子去跟松本君訪談的時候,他也說「如果有空檔的話,就會看到相葉君一臉嚴肅地讀著劇本。相葉君,非常努力喔!」

 「他這樣說嗎?() 哎呀……因為台詞沒辦法馬上就記住嘛。」

 ──關於那些病名和臟器的名稱,都得從正確的念法開始吧?

 「是的是的,都是一連串的漢字,根本都是一些見都沒見過的漢字啊!() 我有請他們幫我把在劇中出現的醫療用語都整理成表,因為如果不一邊看一邊覺得「啊,原來是這麼一回事」的話,就很難記住。所以我是一邊對照著去背誦的。」

 ──所以照著平常的方法,反而不容易記住台詞嗎?

 「對,恩,就感覺來講的話,就是那樣。」

 ──順帶一提,「三毛貓福爾摩斯的堆裡」的時候,也是有不少警察專業用語,那時候是怎樣的狀況呢?

 「三毛貓啊,雖然說是刑警,但那個角色其實不太有刑警的樣子,所以那些困難的東西,都交給石津君了()。不過也不是說三毛貓就比較簡單啦。」

 ──這是當然的。那另外今天的服裝.(白襯衫、深藍色背心和窄管褲)……

「這個?這是卓巳的私服,穿這樣去上班,然後外面再套白袍。我以前不知道原來白袍底下是穿私服,所以知道原來白袍底下是私服的時候,有點吃驚。」

 ──各方面的知識都增加不少呢()。那麼使用電腦整理病歷,或是平板電腦的使用,都習慣了嗎?

「現在可是打得飛快呢(一邊做出打鍵盤的動作)!我家也有電腦啊。不過現在的技術真的是很發達,只要打幾個字,就會有詞語的選項跑出來,竟然有類似這樣的系統。這種技術真是幫了大忙啊,感覺自己打得很順很快,就覺得很開心()。平板電腦目前還沒用到,之後就會派上用場了。」

 ──那像開會的場景,也是等攝影棚搭好之後才會進行?

 「是的。」

 ──那順帶一提,3點的點心時間的場景,已經拍過了嘛?

 「差不多拍過一次了吧。」

 ──所以是有把自己原本預想的東西實際嘗試過一遍了吧?

 「對,就是邊演邊嘗試,看哪種方式比較好。」

 ──會是怎樣的感覺呢?

 「感覺啊……就很普通啦。就是一種自然而然就吃了起來的『習慣』。」

 ──就目前讀了劇本的印象而言,有種不顧場合或時機,「欸?現在吃嗎?」的感覺。

 「我自己讀本也嚇一跳啊,在這個時間點吃嗎?()。總之就是普通的吃了,帶著想吃的心情,在排練的時候也覺得『好!一定行!』但在正式拍,真的吃下去的時候,嘴巴卻變得很乾而難以說話()。第1話的餅乾和草莓巧克力捲,都是第一次吃到的。」

 ──第一次嗎?

 「是那種用很多穀片疊成的餅乾,你知道嗎?那個超好吃的,可是吃了就會變得很難講話。」

 ──()對了,連續劇的官網上,有收到關於「卓巳吃的點心,是洋果子還是和果子?」這樣的問題喔!

 「這樣啊!()

 ──是的,的確會令人在意呢!看樣子是洋果子居多囉?

 「是啊,就目前來看,大概都是洋果子。」

 (接下篇)

創作者介紹

相葉贔屓。あいさく/櫻葉クラスタ。

六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