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本文同時發表於PTT嵐版)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
碎碎念的前言
---------------------


+act系列出的訪談,一直都相當有誠意也非常有內涵,
去年日本列島的16000字訪談,和這次Last Hope的12000字訪談,
讀完都覺得這內容相當紮實。

這次比較特別的是,因為相葉本人超緊密行程的關係,
無法挪出一段較長時間來接受訪談,
所以雜誌安排了3次,分別在主演消息曝光後、正式開拍前、開拍後,
帶大家一起看相葉如何理解與揣摩波多野卓巳這個角色。

在翻這篇訪談的時候,覺得能很清楚的看到相葉跟角色的關係,
是從抽象到具體,從疏離到貼近,
雖然相葉並不算是一個很會講話的人,有時候我真的看不太懂他想表達什麼XD
但看他努力用各種方式去描述,除了能讓人感受到他的努力之外,
也很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成長。
我自己也是在做訪談的人,更覺得感觸良多。
所以決定把這段訪談翻譯出來。

=============
以下正文開始
=============
 

集所有先進醫療技術之大成的高科技先進醫療中心作為背景,對許多被宣判幾乎無法救治的重度病患而言,這個中心的醫師團隊,是他們「最後的堡壘」。這些醫師們的糾葛與成長,以及不為人知的「過去」,這些懸疑要素複雜地彼此鑲嵌在一起,構成了做為「醫療懸疑娛樂劇」的火九劇場「Last Hope」。本劇是相葉雅紀首次主演富士電視台連續劇,而他所演出的角色,是有著能敏銳察覺他人之痛的共感力、同時也被稱為「專業診斷者」的波多野卓巳醫師。

  這次的富士電視台連續劇,是相葉雅紀首次主演,也是第一次挑戰醫師這個角色。截至目前為止,他所演出的角色,多半是透著他溫柔個性的好青年,或與他原本性格非常相近的角色,然而這次的角色,卻是將那溫柔與共感力的熱度收斂起來,作為一名在先進醫療的現場工作的醫師,是個被要求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嚴厲與犀利的角色。而且在這角色的背景,隱藏著巨大的「秘密」,是一部非常有意思的連續劇。擔任總合醫師的波多野卓巳在「Last Hope」中的活躍,在1月底的現在,即將迎接怎樣的展開呢?

 作為嵐的一員,巡迴演唱會的活動也開始了。除了平常的綜藝節目之外,年末年始的特別節目也全都擠在一起……在這樣超級緊密的行程中盡量見縫插針,我們總共安排了3次相當緊湊的訪談。第一次是日劇情報解禁之後的去年10月底,其次是11月正式開拍之前與之後。儘管訪談的時間不長,但透過這幾次的訪談,確實可以明顯感受到各種表情、氛圍、對於角色的準備與理解度等的變化,也是一個能階段性地了解他詮釋這個角色的準備過程的貴重機會。讓我們來追溯他說過的話。

 ──這次是第一次主演富士電視台的連續劇,也是第一次演出醫生的角色。當初聽到接演這部戲的時候,是怎麼想的呢?

 「『欸?是我嗎?』()。真的是從沒想像過的角色呢。對我來說,自己反而是被照顧的角色,講到『醫生大人』的話。」

 ──當自己生病的時候,總是受到醫生的照顧。

 「對對()。」

 ──這次所演出的波多野卓巳這個角色,在診斷上是非常厲害的。醫生也是有各種各樣的類型呢。

 「所以所謂的醫生也是因人而異,我以前從來都不曉得,竟然可以差這麼多。」

 ──以前都沒有這樣的感覺嗎?

 「沒有耶。比方說什麼地方的什麼醫生之類的……也許會因為所處的醫院不同,個性也不一樣吧。所以當初聽到是要演出醫生的角色,一開始真的是嚇了一跳,但是逐漸了解波多野卓巳這個人的個性和設定之後,就會覺得他真的很有魅力。或許在待人接物上很溫柔,但他也是與生死密切相關的人,所以不只是有柔軟的部分,也是有許多犀利的地方,而且他的過去和身世也隱藏著很多秘密,我覺得是個很有魅力的角色。當然,對我來說也是個全新的挑戰,如果能表現出以前沒什麼機會演出的『犀利』的一面就好了。」

 ──關於角色的詮釋,目前為止有做些什麼準備嗎?

 「因為他是鄉下診所的醫生,基本上是綜合性的應對各種病患,所以有時候也會擔任手術的助手,是個必須做很多事情的角色。最近就是有去醫院參觀,去看人家怎麼問診,也有請教醫生一些問題。」

 ──比方說問了哪些問題呢?

 「比方說,最需要注意的是什麼事情,之類的……例如像是聽診器的使用方法,也是有在貼到病患的身體上之前,先把聽診器用手暖過,這種溫柔的方式。或是回答問題的時候,花個幾秒注視對方的眼睛,比較容易讓病患平靜下來,諸如此類,有很多不同的方式。」

 ──真是有各種不同類型的醫師,也有很多不同的做法呢。

 「有很多類型喔。而且還實際讓我嘗試問診了,還挺有趣的()。」

 ──有了這些經驗,在接下來的拍攝中,也會陸續學到很多東西呢。

 「是啊,開拍之後,『角色內部的東西』也會越來越多吧。(開拍之前的)現階段,就是很事情都可以自由地去問。所以我想,醫生也是因人而異,大家的做法都很不一樣。病患當然都是因為希望能被治好,才來看病的,醫師也有談到,對於病患的理解,到底能做到什麼程度。畢竟這是處理生命的工作,真的是究極呢。」

─那關於卓巳醫師特有的習慣動作,或是什麼特別的形象,已經有摸索出一些成果了嗎?

 「嘛,眼前有病患的時候跟沒有病患的時候,是完全不同的面貌,我想本來這個角色也就是這樣設定的。而且既然是醫療懸疑娛樂劇,讀著劇本,就可以感受到每個人都有不為人知的一面,也有不少很神秘的部分。卓巳君自己也是,這些聚集在最先進的醫療團隊的人們,每個人都懷著不為人知的部分,在這個醫院裡工作著。但工作以外的私人部分,他們卻絕口不提,只是把那一面隱藏在心中……很有趣喔!感覺專業的世界就是這樣子呢。

- ─感覺卓巳也有很大的秘密呢。

 「對啊,就連卓巳自己,可能都不一定有查覺到呢。比如說,過去的記憶與現在其實是連繫在一起的……。謎題逐漸一一被解開,我覺得這部份真的很有意思。」

 ──這部戲既然也是醫療劇,那一定也有很多專有名詞吧。

 「是啊,就是單純的有很多專業用語。比方說有很多疾病的名稱,或是一些根本聽都沒聽過的器官,真的是必須從頭開始學習。不過因為是在講先進醫療的故事,所以看了劇本,會覺得『啊!原來還有這種處理方式!』而感到吃驚。然後,還有各科醫師聚在一起交換意見的會議場景,看了劇本之後,老實說,現在真的超緊張的。比方說有那種跟舞台劇差不多的感覺,就是都是在同一個地方,持續長時間演出的場景,然後在當中,卓巳君卻依我行我素,或是一邊笑著卻講出很犀利的話,我覺得很有意思。再不久就要開拍了,也會持續開始排練,有一種果然是大家一起完成一個作品的感覺。今天接下來也是要去排練。排練真的是帶給我很大的幫助,在進入正式收錄的階段之前,就能有一定的成果,這在以往的經驗裡面,算是滿難得的。畢竟比起在現場一點一點修正的作業方式,我覺得花上一整天排練,還是比較好的。」

 ──現階段被導演或製作人講過的東西,或是做為卓巳醫師而努力的目標是?

 「恩~~畢竟(卓巳)是跟病患站在同一邊的醫師,會站在病人的立場,替病人著想。所以現階段也有討論到,那還是以較柔軟的方式跟病人接觸好了。除此之外,在這當中也是有反差的部分,比方說『面對病患』的時候、『面對醫療同業』的時候,還有一個就是很深沉的『自己的過去』的部分,這如果能清楚的表現出這三部分的差異就好了。」

 ──順帶一提,(櫻井)翔君在演出(神的病歷簿)的醫師角色時,是從將聽診器掛在脖子上開始的,我想你也是在他身邊一路看過來的,在那相葉君你自己呢?

 「一樣()。」

 ──這樣啊()

 「我也是把聽診器放在那裡(休息室)。比如說聽診器要朝哪一面才是正確的使用方式,不容易呢。」

 ─-比如說把聽診器放在口袋裡,或是掛在脖子上,像這些地方,也是每個醫生的習慣都不一樣吧?

 「恩,不過現階段來講,大概就決定這樣(掛在脖子上)好了,因為在醫療同業間,看到把聽診器掛在脖子上的人,大概就知道那是『靠聽診來判斷」的類型,『對於聽診很有自信』的人,多半會把聽診器(沿著後腦杓)橫著掛,或是有人也把聽診器折起來放口袋之類的。」

 ──喔!每種方式都有看過呢

 「在我自己的印象裡,大概是這樣(貼在耳際,自然垂掛),但卻被說很老土()。每個醫生都有不同的手法,很有趣呢。而聽診器雖然有很多種,但這次選了黑色的……

 ──為什麼選黑色的呢?

 「因為跟工作人員一起討論過,在這麼多醫師當中,為了表現出角色的『個性』,那卓巳的話大概就是黑色的囉!」

 ──這次演員陣容也非常豪華,真的是令人期待呢!

「我也很期待呢!多部(未華子)、演父親的平田(滿)……都是第一次共演的。有一起共演過的,大概只有(北村)有起哉吧(『マイガール』)不過那也是2009年的事情,4年前了吧。而且每個醫師都很有自己的個性,感覺會非常有趣。真的是跟很多很棒的演員一起共事,所以我也很期待能趕快開拍。」

(接下篇)


 
創作者介紹

相葉贔屓。あいさく/櫻葉クラスタ。

六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